東意智庫

馬謙杰,張元博: 發展“一村一品”與鄉村振興 —— 以邯山區小堤村看“一村一品”在鄉村振興中的應用

今年中央1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再次提及“一村一品”,提出“實施產業興村強縣行動,推行標準化生產,培育農產品品牌,保護地理標志農產品,打造一村一品、一縣一業發展新格局”。“一村一品”是一種在政府引導和扶持下,立足資源優勢和地方特色,以行政區和地方特色產品為基礎,以市場為導向,以農業和農村協調發展、農民增收為目標,所形成的區域經濟發展模式。

位于邯鄲市區東南10公里處的邯山區河沙鎮的小堤村,本是冀南平原上一個普普通通的村落,沒有秀水靈山等自然旅游資源,是典型的冀南平原農耕村。但在近年來的鄉村建設中脫穎而出,不僅被評選為“2016年中國十大最美鄉村”、“河北省最美田園風光”,而且因地制宜、遵循“一村一品”的發展模式,找到了鄉土產業發展和村民致富的新路徑,成為一個通向鄉村美麗、村民富饒的經典案例,或許對其他鄉村的振興之路具有借鑒的價值。

1、立足本地,發展特色

“一村一品”的本質是發展出本地具有歷史性、文化性、獨特性或唯一性等特質的產品,對當地歷史、文化與特色的梳理、挖掘、甄選非常重要。

小堤村歷史悠久。春秋戰國時期,趙國國都邯鄲是全國冶鐵中心,而小堤村是邯鄲最早的鑄造業發源地。在可追溯的兩千多年歷史中,小堤累積了豐厚的歷史、文化、產業資源。經過對本地資源的系統梳理與逐級遴選,最終選擇了“古棗”作為最能代表當地的特色產品,進行“一村一品”的開發。

雖然棗在我國廣泛分布、規模種植,市場上并不罕見、也不金貴,但在我國700多個棗樹品種中,小堤的棗卻獨具特色:第一歷史悠久。在小堤村南、北、西還存留有三片古棗林,連同村民院中的棗樹共計566棵。經鑒定,其中樹齡500歲以上的有313棵、300歲以上的有22棵,100歲以上的有37棵,為華北平原現存最大規模的古棗林之一。第二品種獨特。村民自稱是“核桃紋大胖棗”,但至今并未得到確切的科學鑒定。小堤古棗有仁無核,靠老棗樹根系衍生,繁殖靠蘗根生長,古棗樹基因保存完整。小堤古棗經過晾曬之后,果形更大、顆粒飽滿、果肉厚實、口感獨特。第三獨具風味。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作物,小堤位于漳河故道,四季分明的氣候、充沛的光熱資源、富含礦物質的地下水,及無污染的堿性沙化土壤,適合棗類生長。經檢測,小堤古棗的可溶糖、維生素、淀粉等含量遠高于本地其他棗類品種,具有豐富的營養價值。可以說,小堤古棗就是小堤村天地人和的濃縮與傳承。

2、政府引導,適當扶持

“一村一品”(One Village One Product)運動最初起源于日本西南部的大分縣,由前知事(縣長)平松守彥博士提出,后普及到日本全國。歸納而言,其實質是一種在政府引導和扶持下,以行政區和地方特色產品為基礎,以農業和農村協調發展、農民增收為目標,所形成的區域經濟發展模式。

在日本經驗中,以政府引導扶持、以行政區劃為發展單位至關重要。分散的農戶需要具有公信力的領導者,選擇與統籌生產“每個市町村值得自豪的產品”;產業鏈條上生產后端的倉儲、加工、包裝、營銷等農民不擅長的環節,也需要有組織有計劃地實施;過程中還涉及到資金、農資、資訊、培訓等的提供,這些都是僅靠農戶自動自發無法實現的,政府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在小堤村的實踐中,實施“一村一品”之前,古棗林每年產下的大棗經濟價值幾乎為零,路人隨意采摘、即摘即食。邯山區委、區政府領導支持下,邯山區美麗鄉村建設辦公室及河沙鎮、小堤村支兩委,選定古棗作為村之“一品”后,經過整體設計,建構了“小堤古棗”品牌形象,實現了從非商品、無品牌到建立區域公共品牌(原產地品牌)的跨越。

基于原產地品牌,古棗的經濟價值逐漸顯現,但仍有不少問題有待解決。比如村民自己種、采的古棗,沒有經過定位與包裝——充其量能有個自家做的土包裝,這讓消費者覺得品質安全沒保障,也沒有附加值。從區域公共品牌來看,小堤古棗也缺乏產品系統規劃與有力的品牌支撐,單純靠游客零星購買,難以形成穩定的產銷體系。交易半徑很短,交易成本較高,交易能力(村民聯合獲利的能力)較弱。所以邯山區美麗鄉村建設辦公室及小堤村支兩委正在借助內腦與外腦的專業力量,提煉核心價值,建立小堤古棗的附加價值體系,并用鄉土文化產業的思路,理清古棗文脈、梳理古棗種植手藝與農耕文化、整理古棗相關民間故事、研究古棗功效、開發衍生產品等等。

3、三產聯動,升級農業

2018年中央1號文件再次強調“構建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體系”。在鄉土文化產業的語境下,三產融合發展是將第一產業加第二產業加第三產業融合為第六產業(創意經濟、產業融合和產業跨界的創新觀念),即以文化符號為鏈接、文化品牌為綱領,推動現代農業、特色加工業和現代服務業的跨界共生,大力推進鄉村的“文化產業化”和“產業文化化”的協同發展。也就是說,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1+2+3=6)第六產業,既可以是一產、二產、三產的融合;也可以是1.5產業(農林牧業及其深加工)+4.5產業(服務業及其品牌化);也可以是2.5產業(工業及其設計)+3.5產業(物流及服務);還可以是第3產業+第3產業等多種產業組合方式。一村一品既需要選擇特色產品因地制宜,更需要配置產業組合的因地制宜。

從日本經驗看,地方政府在發展“一村一品”和農村經濟中認識到,要把農產品生產的一次產業直接提高到加工業的二次產業是相對困難的,但把農產品略作加工,提高一次產品的附加值卻是較為可行的。為此,他們把地方產業振興的生長點放在1.5次產業,側重以農、林、牧、漁產品及其加工品為原料所進行的基礎加工。不僅有利于農產品儲存,消除了生產過剩的顧慮,而且促進了本地勞動力的就業,提高了農產品的附加值,發展了鄉土產業。

響應政府號召,借鑒日本經驗,小堤村以棗文化傳承為賣點,設計打造了鮮棗、干棗、熏棗、棗酒等系列產品,實現了1產向1.5產的升級。再配合村里成立的棗苑鄉村旅游公司,借力鄉村旅游的發展,及聯合其他農副產品(目前已經陸續開發了30余種,其中古棗手工米線等速食食品月銷售額達百萬余元,解決50多名村民就業)、冶鐵體驗、電子商務等實現了文化創意對傳統農業、傳統工業的加值與產業內涵提升,真正實現了第六產業。

從中獲益的村民不計其數,比如62歲的梁嫂,擅長將小堤古棗加工成各色民俗食品,如蒸棗窩窩、棗饅頭、棗花糕、花樣食品等。手藝是老輩人傳下來的,自家古棗樹結的棗,用的是農村家里的老酵子根兒,蒸出的面食非常地道。節假日和周末,她家里一天就能接待七八十位游客就餐,游客臨走還會買走很多棗和棗類食品,老伴和孩子們都忙得不亦樂乎……

通過一村一品與第六產業的發展,這個缺乏自然山水資源的冀南平原村變得更加美麗富饒。小堤村2017年累計游客量達60萬人次,旅游銷售收入達4000余萬元,村集體資產增值到3000余萬元。很多進城打工的青年人回來了,在自己的家鄉創業、生活,真正實現了“鳥回來了,年輕人回來了,民俗回來了”,生機盎然的鄉村復興!


(本文首發于中國文化報文化財富周刊)

7星彩app 浙江十一选五网投网址 捕鱼游戏英语怎么说 十五选五中奖规则图 对麻将一点不懂 怎么学 借力108赚钱方法 德州牛仔游戏平台 上海快3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开发商赚钱还是工程队赚钱 欢乐捕鱼人作弊器 河北十一选五在线推荐 广东麻将初学图解 飞艇计划手机app软件排行榜 pk10负盈利刷法 2017在家做什么赚钱 网络捕鱼怎么赚钱 彩名堂计划软件破解版